“农民教授”李晓林——中国农业大学扎根河北曲周系列故事之四

腾博会

2019-06-11

  腾博会:(记者邱玥)

  历时6个小时小心翼翼地点货和搬运,米开朗基罗雕塑《朗弗兰奇的磨刀工人》、《耶稣下十字架》;拉斐尔油画《圣母与圣子》、《施洗者圣约翰布道》以及《蒙娜丽莎》(系达·芬奇工作室同世纪创作,被学界广泛认为是达·芬奇学生贝纳迪诺·路易尼所作,非卢浮宫所藏《蒙娜丽莎》)等所有展品,于前天22时30分悉数通关、并安全运抵重庆美术馆。  未来3天,工作人员将加紧对重庆美术馆的布局和光影改造,力求还原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生活场景,并对展品进行开箱布展,静候26日特展开幕和开幕式晚宴。

“农民教授”李晓林——中国农业大学扎根河北曲周系列故事之四

  切实履行工会维权服务的基本职责,要求整合已有的维权机制和服务体系,以职工需求为导向,以组织建设为基础,以作用发挥为关键,以互联网为依托,以健全机制为保障,实现从维权机制向维权、服务一体化机制的方向发展,逐步实现维权和服务工作机制平台的有机统一,实现工会维权服务的常态化、长效化、经常化、立体化。五是在工作保障上,要进一步提升维权服务能力。做好工会维权工作,需要工会干部熟悉宏观经济,特别需要掌握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趋势,熟悉有关职工就业、分配、保障等劳动经济权益问题和法律政策相关问题。切实履行维权服务的基本职责,对于每一名工会干部而言,除了掌握维权工作方面必备的政策、法律等方面知识,还必须拓宽工作视野和知识面,增长社会学、心理学等多领域知识,增强做好职工群众工作的本领,做到精准维权、精准服务、供需对路,这是工会履行好维权服务基本职责的关键所在。(作者单位:全国总工会研究室)

  正因如此,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学习和掌握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的观点,紧紧依靠人民推进改革。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要坚持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推进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唯有如此改革才能大有作为。”1943年,毛泽东同志在中央党校第二部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指出:“国民党也需要老百姓,也讲‘爱民’。

腾博会

    “时长增长,节目的扩容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正片的拉长,一种是产品线的丰富。”娱评人纳兰惊梦说,拉长正片只需要将原先剪辑时舍弃的内容增加进去,而产品线的丰富则包括花絮、后台采访等,像《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这类选拔类节目,正片仅仅覆盖赛制主线和表演片段,后台和练习花絮可以单独成篇,还有助于丰富选手人设、多方位展示选手魅力。  《向往的生活2》总导演王征宇透露,时长拉长绝不意味着只是把之前废弃无用的内容拿来充数,而是按照原先正片的逻辑线去补充内容,“剪辑版可能相对‘松’一点,没有原版正片那么紧的节奏,但这些素材的再剪辑一定是遵循综艺本身的自有逻辑。

  腾博会:在“越办越好”的总要求下,第二届进博会将创新采购商邀请渠道,推动更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参会,实现精准招商。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将按照进口博览会相关展区设置,根据首届进口博览会情况和各地经济和行业发展特点,加强与相关地方交易团配合,借助相关行业组织、专业媒体、支持单位的力量,在全国多地开展招商工作宣传路演活动,以更好地发挥进口博览会的平台作用。

“农大实验站里使用高产高效综合技术,小麦亩产达到1200斤、玉米1600斤;一墙之隔的农民的地里,小麦亩产仅有800斤、玉米1100斤。 只有一墙之隔啊,怎么会这样?”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晓林说,作为农业科技工作者,科研的目的不是简单地发论文、评奖,要让科技真正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生产力。 自1990年回国后,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李晓林在植物营养方面做了大量基础研究,发表了多篇论文,获得了多项国家级奖励。 然而,随着年龄增长,一个问题越来越强烈地困扰着他——科学研究怎样才能走到田野,转化为农民实用的技术?距离北京400多公里的河北省曲周县有中国农大的实验站,老一代农业科学家们在这里改土治碱,有几十年的合作基础。

2009年,李晓林放弃安逸的都市生活,来到偏僻的曲周农村,开始了农业科技推广探索。 开始,他带着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四处寻找科技推广试验田,多方努力下,在实验站南20多公里处找到一块集中种植玉米、小麦的田地。

然而一打听,这一块田地竟被几十户村民承包,分成了几十个小块。 “想让农户做试验太难了,有的嫌麻烦,有的不服气,还有的啥也不说就是不行。

”李晓林回忆说,他请乡村干部帮忙协调,总算有20多户农民愿意拿出连片的163亩地来试验。

于是,他们就利用这163亩地搞起了高产高效技术推广的核心示范区。

后来,他们又在其他村庄陆续建起示范点。 在示范区或示范点,耕种仍以农民为主体,只不过要种植李晓林团队选的品种,按照标准来浇地、施肥、进行田间管理。

为了全程跟踪农民生产活动,李晓林和其他4位师生一天两次往返中国农大实验站和试验田之间。

为了不浪费时间,他们和白寨镇政府协商,在镇政府附近找了一个院子安顿了下来。 放弃了农大实验站舒适的居住环境,他们长年吃住在这个院子里,对外挂起“科技小院”的牌子。 示范区第一季玉米成熟了,比其他地方农民耕种的田地平均产量提高了%。

这样一来,农民们的积极性大大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按照示范区、示范点的方法科学种植玉米和小麦。

看到北京来的专家指导的玉米获得高产,后老营村村民们“眼红了”。 这个村是西瓜种植村,当时村民正苦恼于西瓜死苗、产量低等问题。

应农民邀请,李晓林在后老营村建起了服务西瓜种植的科技小院。 “小院一来,解决了西瓜连作障碍问题,产量增加,品质改善。 后来,我们还成立了合作社,打开了市场。 ”一位瓜农说,自此,村民日子越过越红火。

科技小院开始在当地“发酵”。

李晓林又陆续应村民邀请在多个村庄建设科技小院,农大植物营养学科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成了科技小院的常驻队伍,他们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开展研究的同时搞技术推广,零距离、零门槛、零时差、零费用服务农户。

科技小院越来越多,李晓林也成了大忙人。 他每年30余次自驾车往返北京和曲周,一年中有200多天时间在曲周和农民群众一起生产劳动。

就这样,被大家称为“农民教授”的他一干就是10年。 今年5月18日,村民吕增银在白寨科技小院遇到李晓林很是惊讶:“我这几年没怎么种地,也不到小院来了,你们还没走啊?”“任务没有完成呢,走不了!”李晓林半开玩笑地说。 此时,距吕增银和李晓林认识已经10年之久。 吕增银说,前些年种地的时候,一有事就找李老师和同学们,有时候半夜把李老师喊起来,现在想想真是苦了他们。 在李晓林的努力下,10年间,科技小院渐渐从曲周走向全国,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 目前,已有23个省市建设了127个科技小院。 科技小院不但拆掉了农民和科技之间的篱笆墙,还培养了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研究生人才。 “农业工作者和农作物一样,需要把根扎到生产一线,扎到农民之间,才能真正地发现解决问题,让科技迸发出促进农业发展的巨大威力。 ”李晓林说,作为一名农业工作者,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持“实、思”两个字,“实”是头戴帽子下田去,“思”是把农民的田放在心上。

 。